9.13事件后,这位军区空军副司令员中箭落马,以后的结局如何?

分享至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1971年9.13事件后,一些将领受到牵连,南京军区首先开始行动,肖永银奉许世友将军的命令,对,9.13事件有牵连的人采取了行动,对他们实行隔离审查。

当时,作为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的周建平被许世友将军叫去谈话,追问他最近和空军作战部副部长林立果见面过没有?周建平泪流满面的回答道:“最近林立果来上海一次,在上海召开一次会议,通知我去参加,开头我不想去,但想来想去他的地位,还是不愿意得罪他,于是就参加了会议。”

周建平因参加这次林立国主持的会议,被专案组定为“三方四国成员”,撤去一切职务,进行隔离审查。

关押审查期间,周建平激愤地说:“我对党忠心耿耿,跟林立果的来往,纯粹是上下级关系,我和他是正常的工作关系,为什么把我定成“三方四国”人员,我连这个组织的性质我都不知道,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件事,我冤枉。”

周建平(1919年至2016年11月25日),江苏苏州人,原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抗日战争时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夲县抗日自卫大队的队伍,在抗战中,在敌后战场上,同日军勇敢的作过战。

后来因为新四军的队伍扩编,将他所在的抗日自卫军的队伍纳入到新四军正规部队的行列,周建平在新四军的队伍中先后出任了第一纵队一团三营教导员,营长等职务。

1941年1月份,国民党顽固派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将正在北移行动中的新四军军部9000多人包围,政委项英,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参谋长周子昆先后阵亡,军长叶挺下山谈判时被敌人扣押,送进了重庆渣滓洞集中营。

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在江苏盐城重新组建了新四军军部,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军长,刘少奇为新四军政委,新四军的队伍进行了有力的扩编,成立了第一师至第七师的队伍,周建平被任名为新四军第一师一旅作战科科长、特务三团参谋长、苏中军区作战科科长。

他跟着新四军转战大江南北,同日伪顽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同时也见证了新四军的壮大和发展。

解放战争时期,他担任了华中野战军第七纵队55团团长,旅参谋长,参加了粟裕将军组织指挥的苏中七战七捷战斗,在战斗中,率领55团英勇猛插,大胆分割敌人,连续跟着粟裕将军在苏州打了七战,每战必胜,有力的打击了国民党军的嚣张气焰,在解放战争初期,苏中的七战七捷,有力地振奋了解放区军民的斗志,使解放区军民更加信心百倍的投入到同国民党军的斗争中去。

1949年2月份,在进行完淮海战役后,他担任了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参谋处处长,打过长江后,跟随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政委刘培善进军福建,到达福建后,在漳厦作战中,他给兵团部的首长当好参谋,献计献策,兢兢业务当好参谋工作。

在金门作战中,他曾经提示叶飞将军金门作战我军船只准备不足,国民党军有海空军的优势,对金门进攻要有大量的船只做准备,但是第十兵团全体官兵在打下福建全省后,又在厦门岛消灭了汤恩伯的主力,差点把汤恩伯活捉,存在着骄傲自满,轻敌思想严重,没有把金门的守敌当做一回事,认为敌人一触即溃。

28军在船只不够,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军长朱绍清因病不在其位,由副军长肖锋代理,仓促发起了对金门的进攻,导致进攻金门失败,9000多名官兵血洒疆场。

事后,叶飞将军在检查金门作战失利的情况时,曾对周建平说:“看来你当时对我的提醒和建议是对的。”

建国后,熟悉参谋业务的周建平被调到总参谋部工作,担任总参谋部的参谋工作,总参谋部二部部长,军委防空军作战处处长,参谋长助理。

新中国的空军成立时,空军需要大批有文化的军事人才,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和肖华政委从全军陆军中选拔优秀的人才进入空军工作,为空军现代化,正规化做贡献。

1957年,周建平被调入空军工作,先后出任了空军第四军参谋长、空军第四军副军长以及军长等职务。

1964年,时年45岁的周建平由大校晋升为少将军衔,成为人民解放军的将级军官之一。

空四军的队伍驻守上海,归属华东军区,1955年,华东军区被撤销后,改为南京军区空军管辖,周建平也在1969年被提拔为南京空军副司令员职务。

在他担任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两年后,爆发了1971年9.13事件,时年52周岁的周建平稀里糊涂地被牵扯进去,并被认定是林立果的“三方四国”人员,周建平有口难辩,被撤销南京空军担任的一切党内和军内的职务,关押审查达十年之久。

在关押审查期间,周建平一直为自己辩护,说自己从不知道有个什么“三国四方”,再三强调和林立果的关系是上下级关系,林立果是空军作战部副部长,是他的上级,林立果来南京空军检查工作,作为空军副司令员,上级安排他做接待工作,他只是做了一个上下级关系应有的工作而已。

上级在审查他期间,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违规的行为,周建平也向上级不断的申诉自己的问题,1981年,相关部门宣布对周建平免于起诉,周建平也被恢复自由,组织安排他按师级干部待遇对待,由地方负责安置,晚年的他住在南京,和儿女们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他心情豁达,没事经常打打太极拳,锻炼身体,活了个大年纪,2016年,他以97岁的高龄在南京去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